2014第七届美术报艺术节上海预展

展览时间:2014-11-01 ~ 11-15
开幕时间:11-01 15:00
展览地点:523艺术中心

艺术总监:王冉之、谢海
策划执行:叶水金

主办单位:美术报社 海安523文化产业园
协办单位:江苏狮王传媒有限公司、九如艺术基金、秀空间、上海523艺术中心

----------

彩墨当歌

一座城市里,有一群策展人请了一帮艺术家,一帮艺术家画了一批画,画家把画交给策展人,策展人把画放在了这个城市最显眼的公共空间里,突然有一天,这个城市来了很多人,有画画的,有喜欢画的,有买画的,有卖画的,大家在一起,看城市的角角落落都是艺术的赠予。于是,有人说:这是艺术的节日。

美术报艺术节从2008年开始,一年一度,在国内某一个城市,在年底,由美术报邀约策展人,由举办地为策展人邀请艺术家的作品提供展示空间,把好的、有创意的、有前瞻性的艺术无偿地呈现出来,这是媒体的天职;将时代的烙印、文明的薪火相传奉献给百姓,文化惠民,这是政府的心愿。

所以,美术报艺术节在每一个城市举办,那个城市都会在艺术两个字之前写下“热恋”。

没有人说热恋艺术节,他们会说——热恋艺术。

热恋有一个前提,前提是——没有距离。反过来,距离是热恋的绊脚石。有了距离,最多也只能是相恋,是思恋,是游离的、模棱两可的风花雪月,是没有温度的对视和凝望。

今年,热恋艺术的地点是江苏南通,时间是11月26日至12月3日。按照惯例,在展览项目申报结束之后要进行一次“过堂”似的论证会。9月7日,论证会如期举行,与往年不同的是,今年申报展览的项目大大超过预期,换句话说,今年的论证会,不是往年的策划说明会,更不是以往展览“成色”的提高会,而是根据排名的“竞争上岗会”。

3个小时的论证会过后,除去已经被拉下的十余个项目外,当场又有7个展览项目被“枪毙”,23个得以入围最后的大名单。一位业内德高望重的前辈评委在事后说,下手重了!下手重了!早知道这样规范,我一定会多写几个yes。

那天论证会一结束,我站在楼下送客(其实是等着挨骂),没有出所料的是,所有的落选者都有事要先走。无话可说的我,握着他们的手,我看着他们的眼睛,也猜得出我的表情。

很多天过去了,入围和没有入围的策展人们没有一个给我打过电话,我想,他们想让我静一静。

其实,我并没有他们想得那么黯淡。工作还在继续。这些天,给我打电话的都是场地合作方,他们问我展览的分配情况。一些场馆基础较为健全的城市也纷纷打来电话,希望能在艺术节前后举办平行展。还有很多媒体,他们问我今年的艺术节与往年的艺术节不同点在哪里?

事实上,每年的艺术节都有每年的不同,这一点很像每年的“春晚”,你有再大的变数也没有办法满足所有人的要求,所以,我一边在掌声中浑浑噩噩,一边在“吐槽”声中不断自责。

但是,艺术节就是艺术节,不管是谁认为是新的、是旧的艺术节就是美术报所主办一年一度的“艺术嘉年华”,它囊括美术报年度人物评选揭晓以及多个高峰论坛、学术讲座和多个较高水准的学术展览。

今年的艺术节即将如期举办,我们很荣幸地受邀南通、上海、宜兴和杭州等多地预展、平行展,尽管这些展览和将在南通举办的主展有上下文的关系,而实际上这些展览又有着多维度诠释艺术、艺术节、美术报艺术节等多个名词的别样意义。为此,我始终保持对艺术节一切外延活动的好奇心以及对举办艺术节预展、平行展的主管部门、机构和个人的敬意。

就像是女儿出嫁,父母难免酸楚。一个丑小鸭,一个公主,走出家门对于她们的长辈而言至少心情都是一样的,长篇大论地说一些话无非是舍不得的结果。更为关键的往往是啰啰嗦嗦还不切要害、言不由衷,听者嫌烦。

原本应该是:彩墨当歌!愿美术报艺术节在各地的预展能带给观众新的视觉体验。

是为序。

美术报艺术节总策展人 谢海
2014年10月9日于杭州西风堂